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前言


7年之前的2009年的5月,杜鹃花开的季节,初次邂逅雨崩。徒步翻上南宗垭口的瞬间,我的心被这个雪山脚下的宁静小村深深地吸引,冰川、草甸、溪水、牧场,一切仿佛世外桃源般的存在,与世无争,孑然独立,如此静谧而又美好。可惜由于时间仓促和经验不足,无论是徒步冰湖还是神瀑,都留下了遗憾,而神湖和尼农峡谷,更是未曾一览芳踪。时间一晃7年,当得知同学的国庆徒步计划,我觉得是该再次启程了,去云南!去梅里!!去雨崩!!!七年了,足够人体的所有细胞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,遗憾已留存太久,是时候用双脚去丈量那片土地,用徒步去一解心头的七年之痒。

这是‎2009‎年‎5‎月‎9‎日,‏‎14:56:14,翻过南宗垭口俯瞰雨崩下村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行程计划

Day1(Sep.29):MU5655 杭州—昆明,租车自驾丽江;
Day2(Sep.30):自驾丽江—香格里拉—奔子栏—白马雪山—德钦—飞来寺;
Day3(Oct.1):包车飞来寺—西当,徒步翻越南宗垭口,宿上雨崩;
Day4(Oct.2):徒步笑农大本营、冰湖,宿下雨崩;
Day5(Oct.3):徒步神瀑;
Day6(Oct.4):徒步神湖;
Day7(Oct.5):徒步尼农大峡谷出雨崩,包车尼农—飞来寺,自驾飞来寺—德钦—茨中教堂—维西;
Day8(Oct.6):自驾维西—昆明;
Day9(Oct.7):CA1752 昆明—杭州;

吸取了7年前一天之内徒步西当—南宗垭口—上雨崩—下雨崩—神瀑—下雨崩导致彻底残废的教训,整个行程安排相对比较宽松,而且天气帮忙,行程基本都在计划之中,唯一没有料到的是维西—通甸的XQ23县道路况实在太差,开着租来的小朗逸一路战战兢兢。如果要走维西回来,建议还是开越野车比较安全。

至于高原反应,我个人的感受是白天哪怕在接近5000米的海拔都是没问题的,晚上只要住宿地海拔在4000米以下,身体也不会有很强烈的反应,而滇西北一线,住宿地的海拔都在3500米以下,所以不用太担心高原反应。

Day1:日行千里之地,夜枕玉龙而眠


7:15的航班,4点多就起床,也算见到凌晨4点的杭州清晨了。打车、领登机牌、安检、登机……一切都在迷迷糊糊中进行,当MU5655咆哮着爬上云端,我终于睡着了。。。
一个半小时后醒来,看悬窗外的云层散去,大地在机翼下展开,祖国西部的天气不错。9月整个月云南全省都泡在雨水里,强烈的西南季风夹带着印度洋丰沛的水汽,令今年的雨季愈加猛烈,20多天的降水使得滇西多地道路塌方,不由让人担心雨季能否如期结束,而9月底接踵而至的台风,又使得行程多了几分变数。

飞机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,走出机舱,多云到阴,好吧,不去想烦人的天气了,七彩云南,我又来了~~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神州租车拿到朗逸,上高原过雪山就靠它了。开到市区凑齐人员,在建新园吃碗过桥米线,味道大赞。抹把嘴出发,目标丽江,行程500公里。车出昆明市区,沿杭瑞高速而行,过安宁、禄丰,到达楚雄州,此时的天空居然露出了太阳,而在大理转入大丽高速后,高原的阳光已经金灿灿地洒满大地。大丽高速路好车少,路边大片的格桑花在金色的暮光中唱着古老的歌谣,远处纳西人的村庄在晚霞中升起袅袅炊烟,幸福像花儿一样。丽江,如同一幅山水画卷,在眼前徐徐展开。

晚上去古城闲逛,白天的大研古城已经要收门票了,四方街的商业氛围也更加的浓厚,两旁都是喧闹的酒吧,嘈杂的如同菜场。丽江已回不到过去,古城也早已不是那个清新的纳西少女。丽江,还是留给旅游团吧,明天,我们往大山更深处进发,今夜,我们又一次枕玉龙雪山而眠。

Day2:奔流的金沙江,消失的白马雪

清晨离开丽江,~玉龙雪山(Jade Dragon Snow Mount)~用厚厚的云层遮住了身影。沿大丽高速原路折返过拉市海后,便是往香格里拉的国道,路况也陡然变坏,没多久,浑浊的金沙江便伴随在了路旁。车在峡谷中逆金沙江而上,天还是阴沉沉的,不时飘几滴小雨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在阴沉的天空下沿山路盘旋许久,终于翻上垭口,眼前豁然开朗,云开雾散,阳光万里。大草原上,牦牛在悠闲地吃草,高原蓝下,经幡在咧咧的作响。这才是心中的彩云之南,这才是梦里的香格里拉!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中午在~纳帕海(Napa Lake Nature Reserve)~边吃完速热米饭又匆匆上路,过奔子栏,开始翻越白马雪山,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,从奔子栏的2000米海拔,到白马垭口的4292,接近2300米的垂直落差,对车对人都是一个考验。好在路况不错,柏油路面相较于7年前的弹石路简直太幸福了。在接近垭口的地方,白马雪山隧道即将开通,今后南来北往的人们在享受便捷的同时,也将失去垭口的无限风光。隧道往上,路况开始变差,特别是路边突然没有了护栏,对司机的心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,这段路不建议新手尝试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垭口附近的天气不好,一直下雨,在雨雾朦胧中远眺扎拉雀尼,惊讶地发现短短7年间白马的冰川退化速度是惊人的,从几乎同一角度拍摄的两张照片能看出,白马雪山的冰雪几乎退化殆尽。如果气候持续变暖,无需多久,这些低纬度低海拔山脉的海洋性冰川,恐怕就要彻底消失了。金沙江水还在奔流,白马雪山却在消失,假以时日,这些大山中的冰川彻底消融,金沙江水恐怕也将不复今日之势。

2009.5.8,白马雪山垭口远眺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2016.9.30,白马雪山垭口同一角度远眺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翻过白马,前方就是德钦,登上雾浓顶远眺,梅里雪山依旧是犹抱琵琶半遮面,本来下午能看到梅里的概率就很小,我们自然也不敢奢求。脚下的~德钦县(Deqin County)~城,还是在沟里的狭长型布局,只是繁华了许多,7年时间,给这座偏远小城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。

夜宿飞来寺,今晚是住宿的最高海拔,约为3500米,尽量避免剧烈活动。明天就要开始徒步了,期待好天气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Day3:日照金山,重逢雨崩


~梅里雪山(Meili Snow Mountains)~是由175毫升牛奶和250毫升鲜奶油混合,最后再加上两勺白砂糖做成的巨大冰淇淋。

站在飞来寺的黎明破晓前,望着耸立天际的梅里十三峰,脑海中浮现出《转山》里面这句台词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十一年前那期经典的“选美中国”把梅里称之为雪神的仪仗队,那种壮美,只有真正站在雪山跟前才能体会。

东方开始泛白,卡瓦格博头顶的夜幕从漆黑变成深黛再变成湛蓝,终于,一缕神光划破天际,投向卡瓦格博之巅,刹那间金光四射,仿佛有火焰在山巅燃烧。金色向下蔓延,缅茨姆、巴乌八蒙、吉娃仁安……梅里十三峰被一一照亮,雪神的仪仗队,仿佛披上了金色铠甲的勇士,在晨曦中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间。人群沸腾了,煨桑的蔼蔼青烟飘向苍穹,向诸神献祭人间的烟火,这一刻,能感觉到藏区的万物有灵,感觉到诸神在空中俯瞰着众生。感谢神山眷顾,今天是大半个月来的第一次,而我两次来到飞来寺,都能目睹这日照金山的神迹,是有多么幸运!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辞别飞来寺,搭藏民的小面包去西当,飞来寺观景台门口就有很多揽客的藏族大哥,30一个人。破旧的面包车在悬崖峭壁间飞驰,在布村过澜沧江,右边去往明永冰川,左边去往西当村,这里是徒步雨崩的起点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西当村到南宗垭口是一条土路,连续十公里上坡,接近1000米的海拔上升,途中有两个休息站可以补给。这段路对刚开始高海拔负重的徒步者是个极大的考验,如果在此耗费过多体力,那么对于后面几天的徒步影响很大。这段路可以选择骑骡子,徒步起点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骡子市场,随到随走。恰逢国庆,价格涨到了305,藏民会再估一下背包的重量,一般加价15-20元,在藏民地盘上,不要有讨价还价的想法,基本都是一口价。

在骡子背上颠了2个多小时后,赶骡子的藏民把我们丢在垭口下面便匆匆赶回去做下一趟生意。不计较了,拿出登山杖,开始徒步,都说雨崩不通汽车,但是藏民居然神奇的把车开进了雨崩,垭口的一段平路车辙很深,下雨后泥泞不堪,在垭口的补给站吃方便面,旁边居然停着一辆皮卡,真不知道是怎么开上来的。翻过垭口,不远处是一个新修的观景平台,在平台上眺望雨崩上村和下村,一切都是那么亲切。~雨崩(Yubeng)~,我们重逢了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入住上村徒步者之家,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客栈,东北老板娘很热情。闲来无事,趁着阳光正好,去村里闲逛。在雨崩,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,一切都变得那么舒缓,那么与世无争。藏香猪在草地上撒着欢儿,骡马悠闲地吃着草料,山风拂过,带来秋天的讯息,溪水潺潺,推动磨坊的水车,吱吱呀呀间,时间的沙漏慢慢流淌……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入夜,站在客栈的平台上,雪山在夜幕中隐匿着身形,头顶是漫天繁星,灿若星河。群星的光芒跨过无尽的时空,出现在此刻的苍穹,大美如斯,这是在人群中,在城市里无法看到的夜空。星空之下,高原之上,风来风去之间,云起云灭之际,时间已过经年,千百年后,我们都已不在,而雪山依旧,依旧守护着这片神灵庇佑的土地。

Day4:冰湖——卡瓦格博的心脏

~雨崩冰湖(Yubeng Ice Lake)~海拔高度约为3800米,距离大本营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,冰湖是梅里雪山冰川融化的雪水汇集而成形成的深绿的海子,被称为梅里雪山的圣湖。

今天的目标是冰湖,遥想七年之前,拖着一条瘸腿翻过笑农垭口,体力透支在大本营一边吃方便面一边累得想吐,终于,面对最后的2公里爬坡选择放弃,瘫痪于大本营的牛棚边,在飞雪中遥望冰湖上方的冰川后,无奈下撤。同样的路,不同的状态与心情,今天是养精蓄锐后的再出发。出雨崩上村,开始的路很平坦,路过一大片野生沙棘林,金灿灿的果实挂满枝头,跨过笑农曲河,开始在原始森林里艰难的爬坡,这段大概500米垂直落差的爬坡是很费体力的。在接近垭口处有一块平地叫做鲜花坝,没看到鲜花,反倒是路片大片毛茸茸的青苔显得非常可爱。此处离垭口近在咫尺,一鼓作气翻过垭口,终于从阴暗的原始森林里走出来了,眼前豁然开朗,笑农牧场,当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大本营所在地出现在眼前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笑农大本营,91年那次著名的梅里山难时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大本营所在地,一次死亡17人的当时世界第二大山难(目前排第三),给梅里更增添了神秘色彩,卡瓦格博也被官方正式禁止攀登,成为为数不多的处女峰之一。从笑农垭口到大本营是一段下坡,对疲惫的双脚是一个很好的放松,大本营坐落在一片绿油油的高山草地上,几座古旧的木屋,牦牛在悠闲地踱步,脖子上的铃铛发出一串悦耳的声响。大本营是徒步冰湖途中唯一的补给点,目前条件不错,居然在3600米的地方吃上了热腾腾的蛋炒饭,幸福感油然而生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休整完毕,踏上最后的征程,秋日高原午后的阳光是金色的,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照得极美,再一次跨过笑农曲河,开始艰难地攀登。这段路坡度很陡,路也很窄,有些地方需要手脚并用,远远地能看到垭口处的经幡,那是目标,完成这段七年前未尽的路程,冰湖就在前方向我招手。历经近一个小时,当我站在海拔3900米垭口的经幡下回望来路,~梅里雪山(Meili Snow Mountains)~国家公园的全景展现,近处,笑农曲河像一条玉带舞动在梅里脚下;远处,扎拉雀尼像一顶皇冠耸立在白马之巅,天地大美,莫过于斯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怀着朝圣的心情回头,冰湖赫然出现在眼前,“卡瓦格博的心脏,众神的居所”,这是我对冰湖的第一印象。太震撼了!灰色的山壁耸入云霄,碧绿的湖水静静地躺在山脚,无数条瀑布如同从苍穹垂落,汇入其中。磅礴大气,气势恢宏,什么“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瀑布挂前川”,什么“拔地万里青嶂立,悬空千丈素流分”,都不足以描述眼前的景色。下到湖边,但见冰湖一角有个缺口,湖水汹涌而出,成为笑农曲河的源头,笑农曲河一路下行,在下雨崩与出自神瀑的神瀑河相遇,汇成雨崩河,一路奔向澜沧江。

正是梅里雪山,用自己的冰川融水孕育着雨崩的冥冥众生。怀着虔诚绕湖一周,在山壁一侧瀑布的水声震耳欲聋,脚下是冰湖,头顶是冰川,别有一番情趣。友情提示,此处切勿长时间逗留,注意观察,头顶的冰川一旦冰崩,危险性非常大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在冰湖逗留了近2个小时才离开,后来我们谈论也一致觉得冰湖是此行最震撼的一个景点。原路返回,下山远比上山轻松许多(两天后这个想法被彻底颠覆了),傍晚时分回到雨崩上村的徒步者之家,收拾行囊前往下雨崩。

西当进来的路以及冰湖是从上雨崩这边出村,而神瀑、神湖和尼农峡谷是从下雨崩出村,上下雨崩看着遥遥相望,实际却有150米的落差,并且上下雨崩之间是漫长的之字形山路,没有大半个小时是很难从下雨崩爬回上雨崩的,所以强烈推荐第一天住上雨崩,后面几天住下雨崩,省时省力。跨过雨崩河上的小桥,在牛粪的芬芳中穿过雨崩下村,入住雪龙客栈,充实的一天正式结束。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七年之期,再访雨崩(上篇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悠心旅途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x-trip.com/39581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